+ - 书籍违规内容举报

精彩小说网 www.jingcaiyuedu.com ,最快更新美人无愁最新章节!

www.,最快更新美人无愁最新章节!

    大概是在立春过后雨水来临的时节,被冰封的万物开始渐渐苏醒,已经到了可以脱下厚重的棉袄的时候,邺城满城的枝桠间窜出了融融的绿意,嫩黄色的迎春花枝像是细碎的金子般点缀在其间,黄鹂鸣翠柳,说不出的春意盎然。

    已经是初春了,邺城不会再刮起凛冽的寒风,取而代之的是缠绵的细雨,清新湿润,却又有些恼人地时不时落下来,难得才放晴一会儿。

    浩荡的天家仪仗自西郊驶进了邺城,然后沿着御道一路向着皇宫行去,螭龙首银带花首漆画轮的玉辂被禁军拱卫其中,前后黄锦碧绢的斗盖如云,悬着的珠蚌佩和金涂铃环佩叮当,龙衔火焰幡上十二旒璎珞飘扬,一路临街的百姓皆是敬畏退避,垂首肃立,小心翼翼,不敢惊扰了天子圣驾。

    正月里冗长的节日过去,天子又有将近两个多月未曾临朝,只是在西郊围猎踏青,携着那位荣宠无双的淑妃过着神仙都要羡慕的日子,朝中大臣皆是缄默不语,只盼君主早日玩得尽兴而归——听闻如果不是淑妃一句“宫里的桃花该开了吧”,天子不知何时才会还朝呢。

    待长长的仪仗终于远去,百姓们这才直起腰来,望着仿佛仙家般华丽的仪仗迤逦而去,将手笼在袖子里,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,压低了声音议论着:

    `

    “昏君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无愁天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愁天子日日快活,我们只有日日为生计发愁咯。”

    “听闻都是那个妖妃冯小怜撺掇的……”

    嘈杂的议论声之中,因为提及了这个名字,稍稍静了静,随即不知有谁说了一句:“……听说了吗?好像现在都在传那个冯小怜是周国的细作呢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人群之中又是一片嗡嗡声,场面稍稍混乱了起来,恍然大悟者有之,疑神疑鬼者有之,义愤填膺者有之:

    “这可没听说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看见没,某早就说过那妖女是妲己妹喜之流!”

    “难怪,是周人派来祸害我大齐江山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斛律将军也是被那个妖妃给害死的吧?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等妖孽,某恨不得生啖其肉!真该千刀万剐!呸!”

    一片声讨谩骂声之中,一个瘦小的少年佝偻着腰,悄无声息地从人群中离开,像是一道淡淡的影子,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风里,十三巷。

    破旧的药房里弥漫着清苦的药材气息,灰尘和陈旧木头的气味混杂在一起,说不出的阴沉,然而门槛儿前探出的一抹碧绿色的枝桠却仿佛点亮了这片阴沉,在微风中簌簌颤抖着娇嫩的叶片。

    申屠捧着比脸还要大的面碗埋头坐在门口大口吃着,发出吸溜面条的呼噜声音,很快他便吃完了面条,一抹嘴唇,撩起常年不洗的油腻发丝,仰着头饱足而幸福地发出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今天的面片儿汤里多搁了两勺猪油,吃起来香味格外浓郁,申屠也似乎很开心,他随手摘下手旁的嫩叶,放在唇边吹起了小曲儿。

    曲调悠扬,很是动听,还有路过的街坊邻里和他打了声招呼:“哟,申屠,曲儿吹得不错啊。”他却自顾自陶醉地闭着眼撮着唇继续吹着曲,理也不理。

    瘦小的汉子无声无息地也在台阶上坐了下来,却离得申屠极远,大概只是来随便歇脚的,申屠却停了曲子,一把揽过那瘦小汉子并肩而坐,笑道:“坐那么远干嘛?”

    “申屠,你要寻思自己死去!”原本面无表情的少年一下便急了,却又挣脱不得,只得压低声音骂道,“你也不想想我们是何等身份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关系嘛。”申屠摆了摆手,混不吝地道,“来来来,七郎,这次又有什么任务了,给我好好说道说道。”

    七郎警惕地看了看四周,然后板着脸道:“这次可是左提司的指令,你可不能马虎。听好了,你也不必多做什么,只是如往常般编些歌谣,暗指淑妃冯小怜乃是周国奸细,再与百姓间暗中传些流言蜚语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申屠“哦”了一声,然后拨了拨额前的头发,好像想起了什么,“周国间谍……不就是咱们的人么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,密谍之间又不会互通身份的。不过既然左提司放出这样的消息,大概不是我们的人吧。”七郎挠了挠头,“不过这淑妃一直倒行逆施,对齐国百害而无一利,不知道左提司此举究竟有何深意。”

    “左提司智谋无双,哪是你我这种凡人能够猜度的。”申屠伸了一个懒腰,随手将手中的叶片扔在风中,“不过,大概就有好戏要开始了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恭迎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恭迎淑妃。”

    宫女整齐的声音之中,玉辂将将停稳,冯小怜打着呵欠苏醒了过来,然而还没等她完全睁开惺忪的睡眼,便觉得自己腾空而起,冯小怜惊呼一声,这才看到高纬将她打横抱起来,利落地下了马车,这才将她放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下来就好了,抱来抱去的让别人看见。”冯小怜瞪了他一眼,脸颊微红。

    高纬瞥了她一眼,牵着她的手往寝殿里走,说道,“你已是坊间传闻妲己般的妖女了,怎么不抓紧魅惑主上,反而还害羞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冯小怜微窘,恼怒之下悄悄伸手不动声色地捏了一把高纬腰间,高纬倒吸一口凉气,表情显然十分吃痛,却硬是绷着没让宫女发现异常,用牙缝里挤出几个字,“你好大的胆子。”

    冯小怜显然不会被他故作威严的吓住,笑嘻嘻地挣开他的手便往寝殿里轻快地跑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和侍中令说一声朕明日再见他们。”高纬对着身旁的宦官淡淡地吩咐道,却看着冯小怜显然活泼些了的背影,眼神不经意流露出几分缱绻的笑意。

    何洪珍欲言又止道,“朝中大臣已经等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是放进来一个人,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面对强硬的君王,何洪珍只好硬着头皮应是,知道这位天子虽然不理朝政,但生杀大权却毫不马虎,金口玉言无人能违逆。

    冯小怜站在寝殿门口,听见了高纬与何洪珍的对话,小声问道:“今天你不见朝臣么?”

    “不见。”高纬挥挥手屏退左右,看着她说,“陪你不好么?”

    冯小怜上前抱住他,微微抬起头,笑着在他唇上轻轻一吻,高纬一怔——冯小怜很少会主动对他有亲密的行为,他不由觉得心里一暖,伸出手揽着她的后脑,温柔地加深着这个吻。

    冯小怜眼眸闪动,用指尖在他的后背尾椎处轻轻划动着,长久的相处已经让彼此非常熟悉对方的敏感之处,高纬果然浑身一紧,动作一顿,然后微微低下头一边亲吻着她的耳垂,一边解开她的衣衫。

    正是情浓处,冯小怜却忽然把高纬推了开,笑嘻嘻地往后一闪,却是进了身后的浴房里,然后扶着门语气无比娇弱温柔地说道:“我去沐浴了,恭送陛下。”

    高纬愣了半刻,才黑着脸刚说了一句“冯小怜你——”,门便毫不留情地关上了。

    浴房之中,知道天子回来后或许想洗个澡松快些,宫女们早就准备好了浴汤,不过此时天子被傻傻地关在门外,伺候的宫女们面面相觑了一阵,这才如梦初醒地上前来伺候冯小怜沐浴。

    陛下还真是宠淑妃啊……目睹了这一幕的宫女都在感叹,不过转念一想,这淑妃如此无礼任性,却依然把陛下吃得死死的,果然是狐狸精变的妖妃吧?

    冯小怜哪里管这些宫女在想什么,脱去了衣衫后,便舒舒服服地泡在浴汤之中,宫女拿了沉香澡豆要为她擦身,她挥了挥手示意不用,宫女们知道淑妃沐浴一向不喜有人侍奉,便齐齐行了礼走出了浴房。

    冯小怜轻轻地叹了口气,将头靠在浴池的边沿,闭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寝殿里侍奉的宫女都知道淑妃不喜别人伺候沐浴,却不知她只是养成了习惯——已经没有人会来追究她肩胛朱红色胎记的秘密,但她已经习惯了保守这个秘密,或许是因为那个侍卫死前的那一句“不要在人前脱衣裳”,让她直到如今都谨记在心。

    浴房之中十分安静,偶有水声微微响起。

    门口传来些微响动,冯小怜却没睁开眼,等了一阵,便听到一阵水声,睁开眼,便看到高纬也进了浴池之中,靠着她对面的浴池边沿,一手支着头,正静静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浴池很大,两人隔得很远,但是同处一个安静温热的空间,却又觉得近得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心跳。

    冯小怜笑道,“陛下怎不去找三千佳丽消消火气?”

    高纬微微挑眉,“你再逗我,小心现在就拿你来消火。”

    “我好怕哦。”冯小怜装模作样地说道,然后趁其不备扬起水花便往高纬脸上招呼,高纬迫不得已避过身子,自然不会也像她如小孩子般嬉笑玩水,一时狼狈不堪,只好把疯玩一阵的冯小怜双手抓着,冯小怜自然不甘示弱,于是又是一阵打闹。

    浴池的水漫了出来,水声哗哗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玩闹一阵,冯小怜终于玩累了,乖乖缩在高纬的臂弯里不动弹,静静享受着两个人有些小温馨的时光。

    “感觉好久都没回宫了。”冯小怜用手指拨弄着水花,说道,“围猎真的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要装什么贤明把我劝回来。”高纬起身摸索了一阵,拿了一盒澡豆和浴巾,像是寻常夫妻般,为冯小怜擦着背。

    冯小怜趴在池子边上,把头枕在手臂上,任由高纬帮她擦着背,轻声说道:“旷了这么久的朝,玩也玩得不踏实。”

    高纬没有接她的话,只是淡淡说道:“你本就是一个疯丫头,坠马受了伤却依旧骑马骑得飞快,真不知是该说你是缺心眼还是胆大包天。”

    冯小怜把这个当成夸奖,听得十分得意,脱口而出道:“这就叫将门虎——”话说到一半猛地住了口,惊得浑身都出了一身冷汗,知道自己对高纬已经渐渐忘记去小心翼翼地防备。

    好在她如今背对着高纬,高纬看不见她的表情,也并没有在意她的话语,只是从后面轻轻抱着她,低声说道,“你在围猎时总是兴高采烈,但是只要回宫待上几日,便不再如此活泼,我自幼长在宫中,本就习惯了,却又如何舍得一直将你圈在这牢笼之中。”

    冯小怜一怔,心中一暖,心想这天下之大,哪里不是牢笼。锦衣玉食的宫城或许真的是用金子砌成的牢笼,但是就这样被温柔豢养一生,就算失去了所谓的自由,又有什么不好的呢。

    两人静静泡在温热的浴汤之中,娇嫩的花瓣漂浮在水面之上,随着水波轻轻晃着,一如此时的静谧时光。

    “明天……要上朝吧?”冯小怜试探问道。

    高纬自然知道她在想什么,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,淡淡笑道:“好,都应你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s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